人妻熟女

人妻熟女

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

那還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了一家計算機公司。 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家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了。 她二十六歲,穿了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對面。應該說她是屬於保養的很好的那種女人吧,齊肩的碎發,甜甜的笑容,實在讓人有些衝動。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時常出差,留下孤單嫂子一人在家,這給我這個色狼以機會填補嫂嫂內心的寂寞空虛,當然在身體上也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嫂嫂好像涼鞋挺多。有時穿一雙銀色的無帶涼鞋,有時又是一雙細帶黑色高跟涼鞋。…

市長夫人

在讀高中的時候,我獨自住在市府大院裡。 那時的我應該說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見到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我就有一種莫名的驚慌,話未說臉已紅。然而禁锢了18年的心靈,讓我對成熟、豐腴的女人又總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向往,幻想可用性愛去征服她們,在公園裡、在大街上,無論在哪一種公共場所只要見到豐乳肥臀的女人,即使周公禮數壓制著我,而我還要偷偷地從她們偶爾不注意的坐姿或未扣好的衣襟邊去窺視她們的秘處和白晰的乳房,那給我一種無法比擬的快感。我注意她完全是一個偶然的機會。…

性感美腿玉足老闆娘

本人今年33歲,大學畢業後在外地工作一般一個月回家一次,在此之前,一次偶然的機會,偶在逛街時無意走進了一個很小的店面,裏面賣百貨的,那次見到了老闆娘,當時尤於是冬天,所以只是覺的漂亮,沒多想就走了,後來春天來了後,當時還沒找到工作每天閒逛著,突然想到那店的老闆娘,於是便順便路過進去看看,這一看不得了啊,下面就請各位同好聽我詳細講來: 那天我沒事照例閒逛著,走進那店後,老闆娘過來問我買啥,哇!!!媽的,我當時就傻了眼:那少婦身穿粉色套裝胸口低胸隱約可以看見粉色的胸罩,身材是前突後翹,染了頭髮,很是性感,當然最吸引我的是那白色細跟尖頭高跟鞋,肉色超薄絲襪。…

女友媽媽教我持久戰

我在酒店工作,認識了一個女孩,她白皙水嫩,張的很好看,有不錯的身材,我最喜歡的是她的性格,很像一個男孩子說話很沖,我們交往了有半個月,和她有了第一次性生活,我是一個處男,她是一個處女,雖說我經常手淫,但沒有和女人星交過,我們倆在她家一起看我買來的毛盤,我經常看不覺得什麼了,可是她好像是從來沒有看過,看著電視裡的男女在互相愛撫,接吻,口交,聽著女主角的浪叫,她看了一會就臉紅的不得了了,呼吸也不均了我。…

美少婦的淫戲

小麗是老板新召不久的小秘,其實說白了也就是老板發泄肉欲的玩具,剛開始還隱晦一點,可過了沒多長時間,兩個人的關系便明目張膽起來,因為小麗沒有固定的住所,為了方便,老板索性在公司內部專門為她安置了一個臥室,就讓她在工作居住,有時出差回來就直接到公司她的屋里睡覺。 這天老板出長差,我加班到很晚,小麗晃到我跟前說:我一會准備睡覺了,你走的時候記得把門給我鎖上好了。 哦,好。我回頭盯著她走開的背影,短裙下撐得渾圓的屁股,我舔了舔嘴唇,這麼翹的屁股一定很耐玩儿吧。 我意淫著邪笑了一下。 等把工作搞完,已經差不多又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收拾了一下東西,當我路過小麗的房音的時候,聽到了里面嘩嘩衝水的聲音,應該是在洗澡。…

半夜被小叔子脫光以為是丈夫任其擺佈

我結婚已差不多十年,但依然與公公婆婆還有小叔子小姑子等住在一起。我們生活在郊區,自己起的房子,四層。公公婆婆住在一層,我和老公還有孩子住在第二層,小叔子和小姑子住在第三層,吃飯在頂層。 人多力量大,人多熱鬧,但人多了往往就會更容易出事。今年已經32歲仍還沒有結婚的小叔子我就一直認為他有點不正常。只是至於不正常在哪兒,我也說不清楚,也不敢妄加猜測。 小叔子現在是個宅男,不過他原來也在單位上班的,只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前年他突然辭職不幹了,整日地呆在家裡。他說他要專心創作,他要做一名作家。我覺得是坐家差不多。…

大嫂豐滿的穴穴

大嫂剛剛三十歲出頭,長相漂亮是位天生麗質、風華絕代的美麗嬌娘,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髪護著雪白細嫩的粉頸。 一張俏麗姣白臉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鳳眼,小巧的櫻唇薄薄兩片在豔紅唇膏覆蓋下,當她嫣然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一對圓潤傲立的乳房聳立於胸前,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性的嫵媚及淡淡的幽香。 有一天我聽到我大哥要去南部出差,見機不可失,當晚十點半左右到他家去,只見小孩都睡了,大嫂在廚房內清洗碗盤。 她裙擺下一雙雪白的粉腿展現在我的眼前,這一切只看得我渾身發熱、口幹舌燥,大嫂胴體上傳來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真是令人難以抗拒的誘惑!…

熟婦女傭

才一大早難得阿傑這麼早起,坐在沙發上看著偌大的客廳凌亂不堪、一片狼藉,心想是該有個傭人幫忙整理,前幾天阿傑接到母親電話,說是請了家裡以前司機老陳的太太淑芳過來幫傭,母親要阿傑待人客氣一點、要有禮貌,母親說了一大堆阿傑似乎一句也沒聽進去。 淑芳今年四十三歲,一年多前擔任阿傑家司機的丈夫因病去世,雖然丈夫留下一些保險金,可是為了即將出國深造的兒子和還在上大學的女兒,淑芳可不願坐吃山空,所以才找上阿傑的爸媽,希望能到他們家幫傭。…

培養超級蕩婦

我叫袁沁,1975年生,屬免,生於農村,長於農村,24歲和我高中時的同學結婚,老公大學畢業後在鄰縣城郊一所中學教書,剛結婚時還在家做點農活,現在就只是靠老公的一點工資維持一家人的生活,老公的父母和我們做在一起,暗結在城裡賣了房,現在孩子也小學五年級了,在家也沒事,有時到老公學校去,常看到城郊的摩的生意不錯,進一次城裡也不遠卻收費5元,我就座過好幾次,而且座的人也很多,我就跟老公商量,反正在家也沒事,我又會騎摩托車,就去開個摩的吧,老公開始不同意,說很辛苦,我說我不怕,要不就靠你那點工資何時才能還清房款呀,在我的軟磨硬泡下,才能公同意了。…

人妻美伶

「求求你們,不論甚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美伶面對五個不懷善意的男人苦苦哀求,但是似乎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應。... 「不論怎樣我們一定要提出告訴,不讓你的老公坐牢,我們是不會罷休的!」 美伶的老公石川經營品川醫院已經有十年了,在當地有著不錯的聲譽。一星期前石川出了一件嚴重的醫療失誤,導致一個女病人因而死亡,家屬悲痛不已,決定提出告訴。 據律師的研判,此次石川難逃其疚,一定得坐上幾年牢。石川懦弱的個性這時完全顯現出來。自己反而不敢面對家屬,于是派他美麗的妻子與家屬談判,盡管美伶提出了許多優厚的金錢補償,但是家屬一直不肯接受,執意要讓石川坐牢。 這天,美伶只身前往家屬家中,面對五個男人,可是依然無法取得不要告訴的協議。…

兩個家庭的亂交

春麗與劉江平認識前,曾與三個男人交往過,談過朋友。但和春麗有過性關系的卻有五個男人,其中一個是她那個醫院的外科大夫,現在還與她保持著時有時無的關系;另外一個是她大學時的老師,兩年前就不來往了。她的初夜,就是和這個大學時的老師。 和這些男人的性交,給了她很多快樂,也獲得了很多性經驗。性對她已沒有什麼神秘,她沒有覺得性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也不覺得有什麼肮髒,她認爲那是人類正常的需要和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