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虐待

強暴虐待

誰能告訴我

剛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太好,又聽到隔壁室友跟她男友做愛傳來的聲音,被挑起了情慾,一時無聊便打開了電腦上網,想也不想的就點進了成人聊天室,才上線沒多久,便有一堆豬哥前來打招呼。 有一個自稱強姦累犯的網友,引起了我的興趣,他不斷告訴我他強姦女生的經過,以及凡被他的大懶叫強姦過的女生,從抗拒轉而淫蕩的過程,不知不覺中,我發現我的內褲底已出現了水漬,我淫穴內的淫水已不斷的湧了出來。…

可惡的胖舅舅

說是最難忘的事……不如說是最難以啟齒的事記得剛上國一時……(正是發育期)別人的咪咪都還不是很大,而我是算滿大的一個剛好住台北的舅舅來我家住幾天……原本不知他色色的,只知道他每次跟我講話都一直叮著我的咪咪那邊看…… 直到有一次,媽媽出去洗頭,他……趁著我在褶衣服時(客廳)坐到我旁邊來,一直看著我,我問他要干嘛……他說讓舅舅摸一下你的咪咪好不好,當時我嚇住了……不過還是沒忘記反抗……可是舅舅很胖,力氣也不小……于是就這樣被他得逞了……他解開了我襯衫的扣子,然後用舌頭開始舔我奶子一直舔到乳頭……剛開始覺得很龐心,可是後來,覺得好爽,然後他的手就往我私處摸,(當然他是不敢插我啦)…

監獄里的啪啪啪 女記者獻身體驗強奸快感!

我是個罪犯,連環強奸犯。我覺得我自己性上癮,每次我看見漂亮的女人,就會抑制不住心中的沖動,恨不得馬上把她們按倒在胯下,用肉棒狠狠地插死她們。 雖然我已經被抓了,但是我在法庭上表現得萬分懺悔,並且在另一樁殺人案里提供了線索,所以從死刑被輕判到死緩。死緩=死不了,全國都知道……監獄的生活很無聊,不過今天獄警卻突然通知,有個報社的要來采訪我,想從我這個話題人物身上,吸引公衆眼球。 雖然我不想,但是這些事由不得我做決定。 中午吃完飯,我被安排洗了個澡,並換上了一身干淨的囚服。哼!有記者來采訪,監獄就馬上給我裝扮好,是希望給大衆好印象吧?…

手機店店長小雅

因為分公司已經成立在北部,所以老闆指定人選先上去,阿德便是期中之一,在過一個星期就要上去了。今天大家聚在燒烤店聚餐,不然的話就一次聚餐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阿德也帶他的女友小雅來。 小雅開一間手機的店面,大家的手機幾乎去那邊買的,因為都認識也順便替她做業績,所以大家都很熟。阿德今天開心多喝了幾杯酒,阿成和小雅都勸他別喝,可是他已經醉了,加上太開心所以沒有聽進去。 聚餐結束後阿成和小雅都送他回去,叫了一台計程車後三人坐上車,接著來到他家後,阿成在幫阿德把他扶到床上,幫他脫鞋子,終於把他擺平了之後接著阿成送小雅回去。…

女大學生在露營區被輪姦得欲仙欲死

剛放暑假,天氣正熱,我和好友小迎相約一起去某露營勝地露營兩天,避避暑。也沒有多約別人,兩人輕裝上路,帶頂小帳篷和一點吃食就出發了。   我們預定星期天去,星期二回家,避開人多的時段,策略果然不錯。我們剛到的時候營區人還很多,熱熱鬧鬧的,我和小迎也玩得很痛快,到了傍晚,人群就差不多都散了,星期天晚上露營的人畢竟不多。   因為早上帳篷還很多,我們的帳篷只能搭在邊緣處,營區很大,我們離主要露營區有段距離,所幸離盥洗室不遠,我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挪位,想一想還是算了。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零零落落幾頂帳篷沒拆,是幾個跟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大男生,大概也是大學剛放暑假。   …

他把他嫂子強奸了

三十八歲的王偉和小自己兩歲的太太陳玉是三年前移民到雪梨的,開始由於王偉在台北還有生意,所以經常兩頭跑,人很累。去年王偉決定收掉生意,過一段時間安定的生活。不久他把在台北的資金抽掉,并在雪梨的曼利海灘附近,花了七十多萬澳币買了一棟房子,開始過悠閑的移民生活。但是沒多久王偉對如此的生活感到乏味了,他需要尋回些刺激。 一天晚上,太太陳玉去美容院做美容,王偉獨自出門,到唐人街的大水車卡拉OK去找樂子,碰見王偉幾年前在大陸做生意的合夥人李強。 李強穿着西裝、打着領帶,身材魁梧,手握「大哥大」,身旁還倚偎着一爲二十六歲左右的漂亮女郎,一副派頭十足樣。…

被逼幹女兒—媛雯

這是一棟簡陋的公寓大樓,一共六層,沒有電梯,樓梯間陰暗得幾乎不透陽光, 我和我的家人就住在最頂樓。 白天在工廠當作業員的我,女兒正就讀中學一年級,老婆則在晚上到夜市擺攤子, 不算富裕的我們,依舊覺得相當知足、快樂。 可如此簡單的幸福生活,卻給四名遊手好閒的搶匪給打壞了。 我永遠記得媛雯一張淚眼迷離的小臉蛋, 細細白白的雙腿,長長地拖在地上,男人的體液,佈滿了她的下體, 破損的衣服,抱在懷裏,圓滾滾的眸子裏,有著害怕與膽怯, 悲泣和哀號的終點在哪裡? 無法原諒的犯罪,我女兒媛雯就像柔弱的玩具一般,被一群惡狼無情的摧殘著。 那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夜晚, 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客廳裡裏,我和女兒吃飽飯後坐在沙發上看著綜藝節目,…

女友給外人吃了一餐飽

我的女友名叫曉萍,今年20,身高163公分,體重46公斤,三圍36、22、35-對於東方女孩子而言,曉萍的身材已經是一流一的了,這不是小弟一個人的看法,見過曉萍身材的男人都有同樣的看法;當然,曉萍長得也很漂亮--一頭烏黑的及肩秀髮,半年前因為趕時髦,邊上挑了一束染了一點點黃色,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腮粉唇紅,再加上肌膚嬌嫩雪白-一副清純嬌媚、惹人僯愛的模樣。…

被車站遊民輪姦了我女友

陪女友探望完她祖母,已經快深夜11點了。 我們坐在這個偏僻鄉下的車站裡,等待最後一班11點54的火車回家。 我輕輕摟著她的腰,有點疲累的死盯著牆上的時鐘,忍耐著破舊的小車站門口那群遊民的吞雲吐霧。 女友側頭靠在我肩上,雙眼迷濛,顯然早就累垮了。 下午一放學,我們連書包都沒拿回家就穿著制服搭火車跑到這裡,就為了來看看女友年老獨居的外婆。 高二下日漸繁重的課業與擔心外婆的心情,讓女友直嚷嚷著要拉我來看外婆。 最後,撘了一個小時的電車,終於見到了外婆她老人家。 「很累?」我問,輕撫女友烏黑長髮。 「還好。只是有點沒力氣了。」女友虛弱的笑了笑,見到了外婆笑容總算多了起來。…

強暴車禍正妹

「明…對不起,我無法喜歡你,因為你實在不帥,我比較喜歡強…」 一個女同學給了小明斬釘截鐵的答案。 小明親手辛苦寫的情書被他暗戀多時的女同學當場退回去。 小明當天的上課情緒低落。 小明是一位高三的資優生,在校的成績一直維持前幾名,一場告白讓他無心於課業。 晚上十點補習班下了課後,他到便利商店買了一瓶啤酒消愁,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喝。 從學校課堂上的課到補習班,他一直都在發呆,無心上課。 鄉間馬路不大,車子來往也不多,礙於小明家裡並不富裕,補習班離回家的路程將近一個鐘頭。…

車站遊民輪姦我女友

陪女友探望完她祖母,已經快深夜11點了。 我們坐在這個偏僻鄉下的車站裡,等待最後一班11點54的火車回家。 我輕輕摟著她的腰,有點疲累的死盯著牆上的時鐘,忍耐著破舊的小車站門口那群遊民的吞雲吐霧。女友側頭靠在我肩上,雙眼迷濛,顯然早就累垮了。 下午一放學,我們連書包都沒拿回家就穿著制服搭火車跑到這裡,就為了來看看女友年老獨居的外婆。高二下日漸繁重的課業與擔心外婆的心情,讓女友直嚷嚷著要拉我來看外婆。最後,撘了一個小時的電車,終於見到了外婆她老人家。 「很累?」我問,輕撫女友烏黑長髮。 「還好。只是有點沒力氣了。」女友虛弱的笑了笑,見到了外婆笑容總算多了起來。…

你敢上我女友我就敢幹你全家

在社會中打滾了多年,終於略有所成,慢慢地自己長才被人發現,做出不錯的成績來,一但自己能力備受肯定,許多公司也就拼命想來挖腳,後來自己當然忍不住的高薪誘惑,跳到現在的公司來。 剛來這個公司,整個營業部門都歸我管,旗下員工當然不會太少,只是來到這,必須要熟悉這裡的一切,首先當然是要認識自己的部屬,因此幾個小組長,剛開始常常每天都一起吃飯開會,一邊搏感情,一邊也想了解公司整個概況。 其中有個組長叫做阿威,是裡面中很會耍小聰明的人,且也是台大研究所畢業,是個高材生,且年紀也比我小兩歲而已,才30歲出頭,是個大有可為的年輕人,他對我算是很好,我總是把他當好友來對待,而藉由他關係,我認識了小惠。…